五大联赛最新排名
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调教大宋 > 獠牙初现 第733章 海中孤岛

獠牙初现 第733章 海中孤岛

新书推荐:厨娘当道:将军,请接招!仙妻难宠:?#20185;瘢?#39764;君又来了教官?#28216;?#26159;特种兵开始赤阳墨帜玄武歌砸进纷乱中猫系萌妻太?#33804;?/a>、?#24187;?#21326;胥将门嫡女要翻天袖刺狼牙特种兵王

    所谓回来之后再说,是因为?#22971;?#24819;送?#25512;?#38634;峰和宋楷,他想送他们到东瀛以东,看着他们航向太平洋。

    因为,汉人还没意识到这趟出航意味着什么,甚至连祁雪峰和宋楷,包括王则海这些海员,也没意识到什么。

    但是,?#22971;?#30693;道,知道这是比括疆千里、一战成国更伟大的一次探索,值得他去送?#23567;?br />
    ......

    ——————

    第二天一早,海洲船厂的码头上,人头攒动。

    此次出航,有长五十丈的旗舰宝船四艘,三十丈的海舰二十七艘,另有粮船、货舟共五十三艘,马船十七艘,总共一百零一之数。

    码头上,光船员本就达到了一万多人,再加上送行的家属亲眷、观礼船工,整个海州船厂码头几乎被塞满了。

    ?#22971;?#24403;着曹佾、潘丰、祁雪峰、宋楷,还有近万海员、无数见证者的面,猛地扯下一块红绸。

    霎时间,一丈余的四方石碑?#23396;?#22312;众人面前。

    “你们!”?#22971;?#39640;声大喝。

    “是汉家的英雄!”

    “我,给你们立碑!”

    ......

    霎时间,满场皆静,无不骇然,尤其是王则海这些普通船员。

    就连现场观礼的亲眷、船工也都是面面相觑,呆若木鸡。古往今来,平民百姓何时有这等荣耀,被人立碑著说?

    这果然是癫王的手笔,唐疯子的行事。为百姓立碑,只这一点,何人不惊?

    那碑上,不但有一万多船员此去的功绩,还有他们每一个?#35828;?#21517;字,一个个再平凡?#36824;?#30340;名字......

    可就是这些平凡的名字刻在了碑上,屹立在海州船厂,留传于朗?#26159;?#22372;。

    哗......

    短时间的呆愣过后,取而代之的,是震天的狂吼、撕心裂肺的激动。

    只这一下,万人船队的激情被点燃了、烧红了,别说让他们去远航,?#22971;?#23601;是让他们去死,?#34892;?#20154;都不会有半分迟疑。

    ......

    一块碑而已,可在百?#25307;?#20013;,却重于万斤!?#22971;?#24863;慨地看着场中的所有人。

    汉人从不麻木,只是他们被压?#20540;?#22826;过彻底。古往今天,有君王高喝“民为本”,有墨客狂书“天下忧。”

    又有几人看得懂帝王心术、文人骚情?又有谁实打实地把一块百姓碑立在万民眼前呢?

    就好像古北关外黑骑营的五百丰碑,纵观古今,比申屠鸣良更壮烈的猛士不胜枚举,比黑骑营更忠勇的军人也不是没?#23567;?#21487;是,谁曾想过为普通一兵立一块碑、建一座祠呢?

    ?#22971;?#19981;禁暗?#24213;?#22066;,也只有我这个藐视礼教的?#19968;?#25165;敢这么干吧?

    可是,管他呢,谁爱骂谁骂。要是以此能召唤一点汉?#35828;难?#22995;,能警醒一批士大夫的良知,也算是值了。

    ......

    祁雪峰看着碑上列在首位的“祁雪峰?#27604;?#20010;大字,不由一阵心热,但同时也有不安。

    “有这个必要吗?等雪峰载誉而归之时,再表功绩不迟。”

    ?#22971;燃?#23450;道:“有!”

    “只要是出去,?#36824;?#32467;果如何,就是大功一件,就应该被人铭记。”

    “至少告诉后人,咱们?#39029;?#21435;、敢探索!”

    抬眼看向一万多即将出海的船员。他们当中,有船厂的修船工,有?#22971;?#22312;民学培养出来的航海士,有重资招募来的普通海员,还有通过赵祯从禁军中选出来退归民籍的兵将。

    一指石碑下面,众人?#29536;?#30475;见,石碑下压着一条线,一条?#20204;?#30707;铺就,与码头黑石截然不同的线。

    纵贯南北,向两方?#30001;臁?br />
    “这条线,就是你们六分仪上的0度!”

    “名曰:本初?#28216;?#32447;。”

    “你们从这里出发,再回到这里。这就是你们回家的方向!”

    “有一天,你们再从这里出发,一路向前悍不回头,如果还能回到这里,那这就?#36824;?#26159;你们回家的方向,同时也是大宋前进的方向!”

    ?#22971;?#20063;?#36824;?#20247;人能不能听懂,只是面对这样一个场合,面对这样一群勇士,他忍不住要抒发,忍不住要把这些都说出来。

    至于“本初?#28216;?#32447;”......

    其实,?#22971;?#21407;本是想直接?#23567;?#29611;瑰线”来着。?#19978;В?#22823;宋还没?#23567;?#29611;瑰”这个称谓,就算叫了也没人懂。

    直接?#23567;?#26376;季线”......好吧,想想还是算了,有点别扭。

    再指高耸的石碑:

    “这块碑会永?#35835;?#22312;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

    “这条线,将永?#37117;?#35777;汉?#35828;?#21191;士们是怎样探索未知,见证你们是怎样征服大海!”

    王则海闻之,面色潮红,“唐哥儿放心!我发誓,一定把最详细的海图给唐哥儿带回来。”

    ?#22971;?#19968;笑,“那就拜托诸位了!”深吸一口气。

    ?#26263;?#33337;。”

    “起锚。”

    “出航!!!”

    ......

    ——————

    此时,吴育、王绎眼见着?#22971;却?#22836;登上那一艘艘的巨舟,王绎忍不住撇嘴,“这个癫王,真是......”

    “真是什么?”吴育轻笑出声,偏头看向这位亲家。

    “真是不应该给船工立碑?”

    王绎不愤,“难道不?#26376;穡?#26377;辱斯文!”

    吴育摇头不语,欲言又止。从前的他可能也这么想,立碑这是殊荣!到了大宋,恨不得就是专属于士大夫的殊荣。文人不想与百姓分享这分殊荣。

    可是现在,吴育真不这样觉得。也许他这个曾经的老顽固,已经被?#22971;?#25152;影响了吧。

    犹记?#20204;?#21382;?#22235;輳?#40644;龙起舞,?#22971;?#22312;宣德门前,当着官家与百官与开封万民的那次盛举。那一次?#22971;却?#21160;?#23435;难?#21338;,同时也给百官提出了一个命题,如?#25105;?#23548;民心民意?

    而这就是?#22971;?#21385;害的地方,别看他疯,但是吴育知道这小子有多聪明。立碑,或有七分真情,但是其中必有三分是拉拢人心。煽动群情的意思在里面。

    不说别的,只这一块碑能有什么?可是看在那些船工眼中却是不一样了。很多?#23435;?#20102;这一块碑,会把命都卖给唐疯子。

    可是也就是这么一块碑,多少人又死抱着不想给?

    满脸笑意的看着王绎,却是不提碑的事情了。

    “听说恪之与大郎关系不睦?”

    王绎一听,立时眉头一拧,“不睦?老夫巴不得他离我远点!”

    说着,还扫了一眼?#22971;?#30340;背影,嫌弃道:“不识?#20040;酢?#30446;无礼教的疯子!”

    这两人是对着看不顺眼,?#22971;?#19981;待见王绎,王绎这个儒家正统又何尝瞧得上癫王这个?#36824;?#30697;的浑人?

    “恪之啊!”吴育憋不住笑。“劝你一句。”

    “什么!?”

    “别惹唐子浩!”

    “嗯?”王绎颇为诧异。“连你也这么说?”

    在王绎看来,吴育可不是亲礼不分的人。他和?#22971;?#26159;亲,但是因为亲就纵容这浑人,任他?#20384;?#24536;典,那就是小人行?#35835;恕?br />
    吴育大笑,却不与他争辩,这里面太多事情不能与王绎明说。

    “大郎不容易......”

    “再不容易,他也不能至法度于?#36824;?#21543;?”

    王绎来了精神,“远的不说,就说汝南王府那件事。我也听说了,那一家?#26377;?#23384;?#36824;臁?#21487;是,忤逆之事有国法,?#34892;?#24459;,他?#21483;?#22916;为,这算怎么回事?”

    “若是人人学他,看谁不对,就?#21483;?#22788;之,那朝廷还不乱套?”

    “唉!”吴育一叹。“事情没有恪之想的那么简单。”

    “怎么不简单?”

    “这么说吧。”吴育只得道。“他的功比他的过要大,这件事的利也?#20154;?#30340;害要重!”

    “......”

    王绎还是不愤,但也听出,吴春卿?#34892;┦露?#19981;愿意和他说。

    横?#23435;?#32946;一眼,“我看你啊,是被这疯子哄开心了,失了君?#21448;?#24503;。”

    “嘿!”吴育?#20384;?#20102;脾气,这老伙计越说越过份了。

    “还非要与恪之辩上一辩了,看看到底是育失?#35828;?#34892;,还是恪之眼盲。”

    “辩就辩!他不就是收了一个燕云吗?只此一功,还要受?#20204;?#24180;不成?”

    吴育?#24213;员?#22839;,“一功?这一功还?#36824;?#22823;?再说了,?#22971;?#20309;止一功?他的功多了。”

    很多东西,并不像燕云那么明显,可是,?#29536;?#19981;代表?#22971;?#27809;有做别的,或者说这十年他只做了燕云这一件事。

    事实上,除了燕云,西北盐改、宋燕大道,还有通?#20204;?#21738;一件不是千秋功业?

    这些大的不说,很多细微之处的小改变,大家只是没发现,可是其意义却是一点都不比前面的大功来?#20204;帷?#27604;如,黑板和粉笔。

    这看似微末的两样东西,却是彻底改变了师教的传统方式。

    此法从观澜传出,几年?#22836;?#38753;大宋。教书先生从原来的口传讲学,到现在的板书与讲教结合,让多少儒生受益?

    再比如,拼音。

    大宋的读书人相较从前倒是没有因此而发生变化,可是,经过十年的努力,大宋拼音的普及程度却是已经过了半数。

    也就是说,百姓虽然不知书,不通学,可是却可以实现基本的识字。只这一点,绝对是功在千秋。

    .....

    ————————

    ?#22971;?#21487;不知道吴老头正在帮他卖力推销,其实就算知道,他肯定也不领情。

    就那个老顽固,你跟他废什么话啊?王曾老相公也是,给他取字“恪之”......

    恪:格物、穷理。可是王绎倒好,整个就是一腐儒,连他老子的十?#31181;?#19968;都没学到。

    此时,船已经起航,一路航向东北,渐渐地远离海岸线。

    一百多艘海船编队航行啊,别说是大宋,?#22971;?#19978;辈子也没有亲眼见过呀。

    浩浩荡荡的一大片,在首舰恨不得都看不见尾舰的样子。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到那是多么的震?#22330;?#22810;么的壮观。

    ......

    船行一日,无风无浪。

    第二天一早,?#22971;?#21018;起来,上到甲板上,就不由一怔。

    “嗯?那是什么?”

    只见船舷左侧,隐见一海岛掩映在晨雾之中。

    “琉球群?#28023;?#22909;像没这么快吧?”

    王则海上前指给他看,“那是一无名孤?#28023;?#30475;到它,正向东北,就可到琉球了。”

    “咱们的海船一般都用它来导航。”

    “孤?#28023;俊碧妻?#25319;着眉头,几乎趴在船梆上猛看。

    “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

    想了半天,猛的瞪圆了眼睛,“靠,老子想起来了......”

    ?#24052;?#33337;停船!”

    “号令船队停船,我要登?#28023;。 ?br />
    所有人一惊,这癫王又起什么幺蛾子?

    王则海更是劝道:“那就是个无人荒?#28023;?#26082;无水源,也无驻民。除了石头,什么都没?#23567;!?br />
    “让你停船就停船,废什么话!?”

    ?#22971;?#26681;本就不解?#20572;?#38712;道地非要上岛不可。

    “可是......”王则海无语哀嚎。“岛边都是?#31243;玻?#21681;们的大船根本靠不了岸啊!”

    “这......”?#22971;瘸烈?#29255;刻。“放小船。”

    ?#26263;塹海。 ?br />
    得,这是?#20384;?#30127;劲儿了。

    大伙儿知道,谁也?#20849;?#20303;他了,无奈之下,只得大船落锚,放出几艘小舟载着?#22971;齲?#36824;有十几个海员,向小岛划去。

    祁雪峰、宋楷、曹佾等一众随行之人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心下好奇,跟着?#22971;?#19968;起上岛。

    费了?#25490;?#20108;虎之力终于踏上孤?#28023;?#26524;然如王则海所言,这岛上除了一座半高不高的石山,再无它物。

    可?#22971;?#21364;是满脸潮红,兴奋异常。

    先是好好看了一圈荒?#28023;?#28982;后下了一个更疯的决定:

    “就地取材,找块大石给我凿一块碑出来。”

    祁雪峰一翻白眼,你立碑上瘾啊?又立碑?

    还是宋楷了解?#22971;齲?#20945;了上去,“你到底要干啥?”

    ?#22971;?#24694;趣味地一乐,“没?#38706;?#23601;是想立块祖宗碑!”

    ......

    这块石碑,船队的船员整整凿了三天?#28504;?#23436;工。多亏为了万全,船上什么手艺人都有,石匠的活也能干。

    总之,这碑着实不小,比海州那块碑还大。

    ?#22971;?#30475;后,十分满意,甚是自得。

    曹佾都无语了,“你是不是真疯了?耽误三日船期就为这么一块?#31080;?#26377;这个必要吗?”

    “有!”?#22971;?#26775;着脖子。“当然有,功在万世呢!”

    曹佾气得直翻白眼,“就算有用,那你特么能不能刻点?#20040;识俊?br />
    仰天哀嚎:“你可是状元之材,就想出这么一句?#25340;剩俊?br />
    只见,碑上刻着七个无比显眼的大字——

    ?#26263;觥⒂恪?#23707;、是、汉、人、的”。

    下现?#26032;?#27454;:

    嘉佑三年戊戌,四月初一,?#22971;取?br />
    ......

本文网址:http://www.ozvxt.tw/book/2379/12473963.html,手机?#27809;?#35831;浏览:http://m.biquw.com/book/2379/12473963.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总裁的天价小妻子嫂子的诱惑权路通途黑道公主玩转校园最强妖孽特种兵王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官神最强兵王丛林战神风流乡村

五大联赛最新排名 龙王捕鱼2下载 吉祥棋牌吉祥棋牌下载 湖北快3下载 永利棋牌游戏官网 买一个棋牌运营不了 在邯郸地区养蜂赚钱吗 七星彩规则 四川金7乐助手下一载 c罗欧冠总进球 网上真钱捕鱼平台